请选择下载类型

当前位置:益阳广播电视在线 > 新闻 > 社会

解读豫章书院是与非:16岁男孩被关小黑屋挨打,为逃离喝洗衣液

2018-01-07 18:06:55 [来源: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 [责编:网站管理员]

[访问:1]

核心提示:“当时就想让我出去  只要让我出去  我干什么都行”  “阳光学校”豫章书院  2017年10月,一个男孩...

 

“当时就想让我出去

  只要让我出去

  我干什么都行”

  “阳光学校”豫章书院

  2017年10月,一个男孩小勇将自己在豫章书院的经历发布到了网上,引起了热议,将豫章书院带到了大众面前。

  16岁的小勇被送到了江西南昌的豫章书院,是在2016年6月23日,而这,成为了他噩梦的开始。

  其实,豫章书院四个字的来头不小,历史上的豫章书院是南宋时期开办的,直到晚清时才停办,曾是江西省的四大书院之一。

  2011年,南昌人吴军豹将豫章书院注册为商标,创办了这所豫章书院德育文化专修学校,获得了办学许可。其登记的业务范围是文化和国学德育培训。

  而事实上,豫章书院招收的更多是网瘾、厌学、叛逆等带有不良行为的学生。

  豫章书院校长称,相当一部分“问题学生”已经被全日制的教育边缘化。而他们的教育模式有独到之处,运用传统文化对“问题孩子”进行教育,使孩子不良行为被规范,回家后能正常在全日制学校里就读。

  正是因为有这些效果,2013年,在当地六个单位的联合推荐下,书院还增挂了“阳光学校”的牌子。当地检察院、法院还将一些违法涉罪的未成年人送到这里。

  封闭的“小黑屋”

  但小勇说,从被骗到豫章书院的那一刻起,恐惧和被伤害就没有停止过。

  小勇刚来,就被送到了静心室。他试图反抗,用手机打110报警,但被教官抢了手机,摁在了地上,还从背后戴了手铐,小勇又惊又怕,无法反抗了。

  静心室不大,没有窗户。小勇说当时只有尿盆,被子,枕头,水桶,杯子。有张竹垫子,但异味很大,没法躺,他把竹垫子竖起来挡尿盆,自己直接睡在了地面上。现在的地板,空调,马桶,灯都是新建的,墙也重新粉刷过。

  校长也承认这间屋子的条件确实不算好。校长称静心室以静心为宗,主要考虑的就是安静。

  小勇母亲在微信里询问小勇的情况,书院老师都会说孩子挺好。

  但其实,这几天里,小勇都没有离开过这间屋子。到了饭点,会有人来送饭,但是什么都不会说。大概到了第四天,因为房间里尿桶满了,有人带他出去上了一次厕所。没有洗澡,没有刷牙洗脸,洗脸偶尔会用喝的水抹一把。

  对于小勇的说法,校方并不认同,校长向记者介绍,静心室外几米处就有一个卫生间,可供学生洗漱。

  在一些细节上,小勇和校方的说法不一致,但有一点是确定的,那就是新来的学生都要被关进静心室。

  书院称这是来自日本的森田疗法,目的是让学生紧张,敌对的情绪缓和下来,7天是一个周期。把学生关在里面,如何达到效果?校长称他们是有理论支持的,会发一个烦闷解脱原理,还会让老师介绍如何实行。

  但小勇说,几天里根本没人和他说话,也没有收到什么烦闷解脱原理。最恐怖的是,他当时并不知道自己要被关多久,他在帖子里写道“那八九天感觉就像过了八九年”。

  用戒尺惩罚

  终于,一天傍晚,有人过来开门让小勇出去了。

  之后小勇开始了在学院的学习生活,记者在教室里看到了一张九年级课表,上面写着学生早晨六点起床,整理内务,上午、下午都安排有课程。除了语文、数学、英语等,还有书法、古筝、古琴,以及一些国学课程。

  书院的宣传单上写着,学习传统文化能让网瘾孩子、早恋孩子、叛逆孩子蜕变,但在小勇看来,这些特色课程很枯燥,老师讲完全是对着书念。

  但这些内容必须得背下来,不然会受惩罚。小勇说,第一次挨打的情形,他这辈子都忘不了。教官用戒尺打,打得很疼,打五下手就会肿起来,打完后学生还要面带笑容说感恩老师教诲。

  对于打戒尺,校方并不否认,而且家长也是知情的。在学校的教育协议上清楚地写着,一般浮躁情况,书院视情形督导闭关静心,对于严重违反学德,在学校内造成不良荡害的学生,也视情况予以教鞭戒尺,此情形均在教育法之学校批评教育权限上下,点到为止。

  犯什么样的错误,会造成“不良荡害”?小勇称院服有褶皱,卫生打扫不干净,坐姿站姿不正,这些就属于犯错。在一次查看内务时,小勇的被子里翻出了一个铅笔盒,教官数了里面有15支笔,就打了小勇15下。

  对此,校长说,学校对于戒尺惩戒有一定规范,不是乱来的。通常惩罚的是学校在意的,学生反复犯下的错误,如顶撞老师,霸凌同学,他还称负强化和惩罚也是一种教育方法。

  而除了戒尺,书院还有一种叫龙鞭的惩戒物品。龙鞭长约81cm,学生如果犯了严重的错误,会被龙鞭惩戒。

  小勇说自己没有被龙鞭惩罚过,他看见过一次,是由山长吴军豹(注:山长是古代对书院领导者的称呼)亲自执行,直接打在学生的臀部,当时几鞭子打在了地砖上,地砖都碎了。

  逃离、揭露一切

  小勇说,书院的种种做法让他无法忍受。父亲来南昌出差时,他告诉了父亲自己遭遇的一切,希望父亲带自己出去。

  但小勇的母亲和书院的老师沟通后,相信了书院的说法,将孩子继续留在豫章书院。

  父母的这个决定让小勇失去了希望。2016年8月8日,小勇抓起桌上放的洗衣液,喝下两大口。

  腹痛不止的小勇随后被送去了医院,医院下达了病危通知书,书院校长任伟强在通知书上签了字,但并没有及时通知小勇的家人。

  在书院待了三个月的小勇和家长沟通,表示要回家上学。小勇的母亲这才来到南昌,看到暴瘦的儿子,母亲和小勇两个人隔着大铁门,抱在一起哭了起来。

  小勇这次有机会跟母亲说实话,诉说自己吃不好、睡不好,每天担惊受怕。书院伙食很差,很少有荤腥,书院还让他们干活,搬砖、搬水泥。

  听了这些事,小勇的母亲决定带走孩子。尽管已经坐上了回家的飞机,小勇说,他仍然时时刻刻恐惧被带回书院。

  2017年6月,小勇曾通过官方渠道投诉豫章书院,当时区教科体局的结论是投诉内容不属实,但接受记者采访时,主管部门又说并没有收到举报。

  直到2017年10月,小勇的帖子引发了广泛的关注。几天后,江西省南昌市青山湖区官方微博发布情况说明,称已组成联合调查组进行调查核实,调查结果为书院确有罚站、打戒尺、打竹戒鞭等行为和相关制度,并下达了限期整改通知。

  2017年11月2日,豫章书院山长吴军豹在微信里称,豫章书院修身学校已主动申请停办。第二天,区教科体局和民政局同意书院终止办学。

  来看看网友怎么说~

  普法时间

  pufashijian

  Q1:今天我们请到的嘉宾是中国民办教育协会的副会长。刘老师,您好。豫章学院它办学是有审批的手续的,就是说它是可以办学的,那是不是意味着它可以接收像小勇这样的孩子呢?

  A1:豫章学院它取得了两个办学资格,一个是民办学校的办学许可证,给它的内容是所谓的国学修身教育,文化教育方面。第二个,是给了它一个阳光学校的办学资质,对一些有不良行为习惯的青少年,进行服务管理的资质,所以说从办学的资质来说,它接收小勇这样的孩子是没问题的。

  Q2:进到书院之后居然就被关进小黑屋了,学校说这是一个著名的森田疗法。还有用戒尺这种行为,容易让我们想到从前的私塾,您怎么看?

  A2:首先说这个森田疗法,它是源于日本,是一种专门针对有神经病症的患者的,医学的治疗方法,又叫禅疗法。这就带来两个问题,第一个,所谓的“问题学生”,他是不是个病人?第二个,学校有没有这样的医疗资质?所以我觉得他这种说法,不仅是不科学的,还是违法的。

  这种教育方式,它在法律层面肯定是不合法的。未成年人保护法专门做了规定,要求学校、幼儿园、托儿所等教育机构不能够采取体罚,变相体罚,以及其他侮辱人格的方式来进行教育。另外从一些长期的跟踪研究来看,用这种暴力方法被管教,或者被服从的孩子,他在心理上会留下阴影,会对他未来成年之后的性格、心理、精神状态,造成一种新的影响。所以我们还得从长远的效果,去看待暴力管教的危害问题。

  Q3:豫章书院它停办了,公安机关也介入调查了,但问题是,对这样的行为,怎么能让它在第一起被体罚的违法行为出现的时候,就立即禁止,不再出现后面的情况呢?

  A3:您说的这个问题,点到了当前民办教育管理当中的一个突出问题。就是我们的审批机构,或者政府部门,重视事前审批,轻事中的监管,和事后的处理。造成这个问题的原因是什么呢?看这次暴露出问题的这个青山湖区的一个科,也就这么两三个人,可能这个区内有几十所,或者上百所学校需要管理,它的力量肯定管不过来。那怎么去改善这种状况,我们还得从《民办教育促进法》里来找答案,因为《民办教育促进法》第六章专门对管理和监督作了规定,这里规定我们的政府部门,一方面是自己管,对民办学校的教育教学、教师培训进行指导,对民办学校的办学行为进行督导,对学校的信息公示,信用建档,政府要履行自己的职能,另一方面也规定,政府可以借助社会力量,第三方评估机构,来对学校进行评价,协助政府进行督导,通过引进社会的力量,进入民办教育管理领域,实现您刚才讲的早发现,早制止,督促学校规范办学行为,健康发展。

  暴力之下不会有完美的成长

  暴力也成就不了家长期望的“好孩子”

  案件来源:《今日说法》节目《书院漩涡》

  实习小编:马嘉阳

  维护:宋小军

  主编:王秀敏

  看今日说法,用央视影音~

  欢迎扫码下载央视影音APP

  欢迎转载,共同普法,注明出处。

此评论不代表本站观点大家说

频道推荐

娱乐推荐

热点新闻

三大运营商宣布7月1日起正式取消流

今日上午,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中国电信相继宣布取消流量“漫游”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