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下载类型

当前位置:益阳广播电视在线 > 新闻 > 历史

毛泽东称哪位指挥的军事奇迹为“二次长征”

2018-07-20 08:39:07 [来源:人民网] [作者:贺斌] [责编:曾佳]

[访问:1]

核心提示:1944年11月10日,王震肩负党中央、毛泽东赋予的特殊使命率部从延安出发,战胜日伪及国民党顽固派军队的围追堵截,越过山岳河流险阻,克服严寒酷暑、饥饿伤病等困难,辗转两万余里,历时658天,于1946年8月29日胜利回到陕甘宁边区,创造了中国军事史上的又一个奇迹,毛泽东称赞它是“我党历史上的第二次长征”。

本文摘自:人民网,作者:贺斌,原题为:王震率部“第二次长征”

有“胡子将军”“飞将军”之称的王震,在革命战争关键时刻总是勇挑重担,出色完成任务,一生充满着传奇色彩,是毛泽东最为欣赏的将领之一。1944年11月10日,王震肩负党中央、毛泽东赋予的特殊使命率部从延安出发,战胜日伪及国民党顽固派军队的围追堵截,越过山岳河流险阻,克服严寒酷暑、饥饿伤病等困难,辗转两万余里,历时658天,于1946年8月29日胜利回到陕甘宁边区,创造了中国军事史上的又一个奇迹,毛泽东称赞它是“我党历史上的第二次长征”。时隔30多年,王震回忆往事时,认为这段经历是其抗战时期最难忘的。

组成南下支队

1944年,为加快抗日战争胜利进程,党中央决定在巩固和发展华北、华中等抗日根据地的同时,抽调部分主力向华南地区发展。

7月的一天,毛泽东将正在南泥湾主持屯垦练兵的八路军一二〇师三五九旅旅长王震召到他的住地,交给他一项重要任务,要他派一个团长带领一个加强营,护送干部团经鄂豫边新四军五师根据地,再南下广东,与东江纵队会合,发展华南抗日根据地。

王震回到驻地后,与几个团长一商量,感到这次护送干部要经过日、伪、顽占领区,长途行军,任务艰巨,责任重大。于是,他向毛泽东请缨:由他亲自带领队伍护送。毛泽东见王震态度坚决,经仔细考虑后同意了他的请求,但告诉他此次南下的不再是一个加强营而是由整个三五九旅及地方干部组成的南下支队。南下支队的主要任务是:护送干部,挺进华南,会合东江纵队开辟湘赣粤桂边的五岭抗日根据地;抗战胜利后,如果蒋介石发动内战,要能成为牵制蒋介石南方一翼,配合解放区自卫战争的重要力量。

受领任务后,王震立即着手各方面准备工作。首先,将营以上干部组成训练班集中在中央党校学习统一战线的方针政策和在敌后工作的经验。毛泽东亲自到训练班讲话,他说:这一回你们是去长征的,一直要到湖南、广东,要准备饿饭,没有房子住,生病受伤没人抬担架,要有克服各种意想不到困难的精神准备。他还打了个比喻:人民军队应该像松树和柳树那样。松树四季常青,不怕风吹雨打,不怕冰雪严霜,巍然不动;柳树生命力很强,迎风摆舞,插到哪里,就在哪里扎根。我们革命者要像松树那样坚强,经得起考验与锻炼;还要像柳树那样到处生根发芽,迅速发展壮大。其次,连以下干部学习《军队政治工作》等文件,并对部队进行了深入的思想动员。此外,给部队补充了武器、弹药、服装、粮食和经费。

10月31日,党中央召开书记处会议。在这次会议上,南征部队正式授名为“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独立第一游击支队”(简称南下支队)。王震任支队司令员,王首道任支队政委。南下支队以三五九旅第七一七、第七一八、第七一九团和南下干部组成第一梯队,共约5000人,分列6个大队。三五九旅留下的5000人,由副旅长苏进领导,继续执行保卫边区和南泥湾生产建设的任务,并作为第二梯队,待机南下。

11月1日,南下支队在延安东关机场举行盛大的誓师阅兵仪式,毛泽东等中央领导视察并检阅了部队。王震带领全体南征指战员向党中央庄严宣誓:“我们是人民的军队,我们为解放千百万华南的人民而南征。我们要严格遵守革命纪律,爱护人民,保护人民,紧密团结,克服困难,英勇作战,用我们的血和肉,献给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战士们的铮铮誓言响彻延安上空。11月10日,王震率南下支队离开延安,正式开始了孤军万里征的艰难历程。

与新四军第五师会师

离开延安后,王震率军急行,23日已从绥德东北部渡过黄河,进入吕梁地区。继续东进,很快逼近日军占据的同蒲路。如何通过同蒲路是一个大难题:一方面中央指示不可与阎锡山发生冲突,须绕过阎的防区;另一方面日军在同蒲路沿线戒备森严,且有装甲车日夜巡逻。早在部队从延安出发之前,王震就曾反复考虑了这一问题,决定提前派出一个营的兵力,搜集敌情,了解地形,并在主力部队过同蒲路时负责分散日军注意力。这一部署,效果明显,12月6日支队到达阎家庄时,部分日军已被调离。

12月6日下午,王震紧急召开全支队动员大会:“同志们!我们经过几天雪地行军,现在就要过关了。我们过的不是关云长过五关斩六将的关,而是同蒲铁路这一关。今天晚上,我们要走一百七八十里路,要准备通过五道封锁线。我们这次的任务是只过关,不斩将。”经充分动员、准备后,王震带支队向东南疾进。队伍穿越同蒲路时,遭遇了日军一辆装甲巡逻车。王震跃上铁路,指挥前卫部队将其击退,随后带领队伍成功越过同蒲路。

部队向南直插,进入太岳山区,并机智地利用封冻的冰桥,越过黄河,进入河南境内。随后,王震向中共中央和毛泽东发电报告了越过黄河的喜讯。毛泽东收到王震电报后,极为高兴,即回电对“五十天行军,安全渡过黄河”表示热烈祝贺。

河南省境内的平汉铁路以西的日本占领区与国民党统治区之间,有三四十公里的间隙地带。在此间隙有地主恶霸、封建帮会组织等杂色武装盘踞。支队决定对这些武装采取团结争取的政策。在支队通过这一地区时,他们大多让开了通道。不过,12月29日支队在通过陇海铁路时,受到了国民党顽固派张荫梧部的阻拦,王震亲自指挥部队将其击溃。当天,支队徒涉了冰冷的洛河。31日,支队进至宜阳县西南的东、西赵堡,在这里度过元旦迎接新年。

稍事休整,支队继续南下,逐渐进入了敌占区。1945年1月7日,在鲁山附近打退了日军百余人及7辆坦克、装甲车的阻拦。此后,支队经过几天的雪地行军,通过日、顽结合部,在确山县又击退了百余名日军的拦截,越过平汉铁路,于26日进入新四军第五师领导的鄂豫皖根据地。

当南下支队接近鄂北礼山县,正准备与新四军第五师派来的迎接部队会合时,突然受到日军一个中队百余人的阻拦。两军部队当即对日军发起攻击,迅速全歼日军。两军会师又共同打了胜仗,可谓双喜临门。

1月29日,南下支队和新四军第五师举行会师大会。李先念先致辞说:八路军老大哥在北方打了许多胜仗,英勇善战,经验丰富,这次我们要好好学习,提高战斗力。王震风趣地接过话茬:“同志们,昨天我留了一脸大胡子,好像个老大哥的样子,今天我把胡子一剃,实际上只算得上个小弟弟。”会场上一片掌声。王震接着说:“党中央、毛主席委托我们向你们表示亲切的慰问。我们向你们表示热烈的祝贺和崇高的敬礼……我们决心狠狠地打击敌人,保卫鄂豫边区,把胜利的旗帜插到敌后去!”

此后,南下支队向五师和边区移交了随军南下的干部。全支队在大悟山地区休整了17天,又继续南征。

进入湖南,改名救国军

1945年2月14日,南下支队告别了五师的战友和边区人民,继续前进,很快就来到长江北岸。此时,武汉三镇以东的大江两岸,大小城镇均被日伪军占领,江北大别山一带驻有国民党军,而且当国民党顽军闻讯,立即和日伪军暗地里勾结,调集3个师的兵力,严密封锁渡口。王震和支队其他领导研究后,认为越是防守严密的地方敌人越可能放松警惕,决定出敌不意,从敌人防守最严密的田家镇渡江。王震亲自担任渡江指挥,支队摆脱顽军的围追堵截,抵挡住日军的轰炸,于24日全部渡江。

支队渡江后,日军仍紧追不舍。2月25日中午,支队进抵大畈田,准备宿营。突然,大股日军从三溪口方向直奔而来,王震令支队全部投入战斗,连续打退日军10次冲锋,杀伤大量敌军。此战支队共有30余名指战员英勇牺牲,歼灭日伪军500余人,缴获大炮7门,轻重机枪20余挺,是支队渡江后打的第一场大仗。此后,支队又在大幕山等地歼灭日伪顽军多股,这就为建立鄂南抗日根据地,进而为打通南北通道连接中原地区和华南地区抗日力量奠定了初步基础。

3月中旬,按中央指示,支队向湖南进发。为进一步动员三湘人民投入抗日斗争,经报中央批准,取消“国民革命军第十八集团军独立第一游击支队”的番号,改名为“国民革命军湖南人民抗日救国军”。

王震和救国军其他领导分析了湘北一带的敌情,认为首先进入平江、浏阳地区最为有利。3月26日下午,王震率部顺利进驻平江县。这个昔日富庶之县,由于日军的掳掠破坏,已经变得满目疮痍,几乎没有一个不闩门的住户,没有一家不歇业的店铺。当晚,部队大部在街头露宿。

第二天早晨,部队指战员分头到大街小巷刷写标语,张贴布告,向广大人民群众阐明我军的性质和宗旨,宣传我党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方针政策:“愿我三湘子弟,一致义愤填胸;起来保乡卫国,充当抗日英雄。”人们看了标语、布告后,兴奋地奔走相告:“当年的老红军又回来了!”

3月28日,王震亲自主持召开了全县民众大会,附近穷苦民众扶老携幼地赶来参会。王震操着浓重的浏阳乡音对乡亲们讲了话,从抗战的有利形势讲起,介绍了八路军、新四军痛歼日军的英雄事迹,然后说:“我们这次回到湖南,就是为了来打日本鬼子的。过去斗争事实说明,我们湖南人民是从来不信邪的,是富有革命斗争精神的。我们要打败日本侵略者,就要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之下,组织起来,武装起来。”随后,他和救国军还组织民众建立了自己的抗日民主政府。这些举措,得到民众的高度赞扬和热烈拥护。

平江的工作大致就绪后,部队准备向浏阳进发。不料,此时国民党已调集重兵,准备包围合击平江。救国军不得已于4月15日撤出平江,并将部队主力分散到岳阳、临湘、平江、通城和崇阳之间的广大地区,深入发动群众,建立各级抗日人民政府和地方武装。国民党顽军合击平江扑空后,又举兵北犯。救国军给顽军以重大杀伤后,暂时向鄂南地区转移。此后3个月的时间内,王震率军不断在湘鄂赣边转战,扩大了影响,建立了根据地,并将江北江南等地的抗日力量连接了起来。

6月底,毛泽东在不到10天的时间中接连向王震发来3份电报:希望王震率主力大部,以3个月左右的时间,南进到湘粤边区,与广东部队直接会合,发展南方局面。部队得到毛泽东的指示,并获悉三五九旅第二梯队已出发南下,又听到毛泽东在中共七大上所作的《论联合政府》的政治报告后,受到了极大的鼓舞。7月7日,王震率部开始向湘粤边区长途进军。部队途经长沙、湘潭等地一路南下,于8月中旬到达衡山附近的南湾后,又收到中共中央发来的电报:“苏军参战,日军投降,内战迫近。你们的任务仍是迅速到达湘粤边与广东部队会合,坚决创造根据地,准备对付内战。”王震立即向部队传达了中央的指示,报告了日军投降的特大喜讯。

部队迅速挺进华南,早被国民党视为心腹之患。蒋介石电令第七、九两个战区的司令长官余汉谋和薛岳,组成联军,妄图从三面包抄夹击,将部队消灭在湘粤边境。

部队继续南进,到达安仁县境时,就遭遇顽军第四十四军的袭击,因此不得不经常改变行军路线。8月17日,为摆脱敌人的堵截尾追,部队进入桂东以西的八面山中。国民党顽军又集中了8个团的兵力围攻八面山。部队于19日夜分为左右两个纵队开始突围。王震率左路纵队在前面开路。途中经过多次战斗,于27日越过五岭,进入广东境内的南雄等地寻求与前来接应的东江纵队会师的机会。此时,薛岳的追兵和余汉谋的一个军又一起扑来,切断了南下支队与东江纵队会师的道路,使我军再次陷入险境。

继续南进?还是掉头北返?眼前的严峻情况,迫使部队必须做出抉择。

决策北返

形势严峻、事关重大,王震提议专门召开一次军政委员会会议,好好研究下一步的行动方向。这一提议,立即得到王首道政委的支持。这次会议分析了当前的敌情和时局的根本变化。一致认为,党中央确定第三五九旅南征的最主要的目的,是到江南来创立抗日根据地。不过,抗日战争的胜利比预期加快了。日本投降后,整个时局发生了根本变化,过去尚可利用的日伪军和国民党顽军之间的矛盾不复存在,国民党反动派可以毫无顾忌地集中优势兵力全力对付我军。在这种情况下,要按原计划在国民党反动派武装力量占绝对优势的湘粤赣边创立根据地,其困难绝不是南下支队这支数千人的小部队所能克服的。

部队进入南雄县境时,东江纵队也根据中央指示,进入南雄、始兴地区。两部本拟在南雄择机会师,但这时,国民党军以5个军的兵力一起扑来,截断了东江纵队的来路与供应。众敌压境,强求会合,将造成重大损失。

对于面临的严重情况和各种困难,经过军政委员会认真分析讨论,最后一致决定北返中原,与新四军五师会合。

8月29日,王震向中央作了请示报告。报告在分析了敌我形势后说:“我们对会合广东力量的中央指示,是抱极高的热情和决心去执行的,但是一切客观情况对我极为不利。故我们集中意见,一致建议北上,靠拢李先念,预计20天行程可达湘鄂边。”当天,中央军委复电:你们目前处境异常艰难,在日本投降、时局变化的情况下,你们确已难于完成原有任务。同意你们即由现地自己选择路线,北上与五师靠拢。

根据中央军委复电,29日晚,部队即告别南雄人民,踏上北返征程。沿途,先后粉碎了国民党7个军15万人的围追堵截,战胜千难万险,历时34天,于10月3日在湖北黄安县荃湾与新四军第五师会合。中旬,在黄陂县孙家畈正式撤销“国民革命军湖南人民抗日救国军”番号,恢复第三五九旅原称。

10月30日,中央为加强部队的统一领导和中原军区的对敌斗争,决定将新四军第五师、第三五九旅和豫北南下的王树声部等3支主力合编,成立中共中央中原局和中原军区,以郑位三为书记兼军区政委,李先念为军区司令员,王树声、王震为军区副司令员,王震兼军区参谋长。中原军区主力编为2个纵队,共6万余人,第三五九旅归建于第二纵队。

中原军区地理位置极为重要,是我军遏制国民党军北进、东进,牵制国民党军和威胁国统区的重要战场,被蒋介石视为心腹大患。蒋介石撕毁《停战协定》后,先后调集11个军共30余万人围攻中原解放区。

1946年9月27日,从国民党军包围圈中突围出来的三五九旅全体指战员回到日夜思念的延安。29日,中共中央在杨家岭中央大礼堂召开了隆重的欢迎大会,毛泽东发表了重要讲话。他说:“南下支队的同志们!你们辛苦了!我们胜利了!你们不怕困难,不怕牺牲,深入敌人的心脏,敢于和敌人斗争,打破了国民党反动派数十万大军的‘围剿’,胜利地返回延安,你们是党的宝贵财富。虽然牺牲了不少同志,但是,你们光荣地完成了党交给的任务。你们勇敢顽强,不怕敌人围追堵截,经历了第二次长征。将来,你们还要把三五九旅的旗帜插到北平的城头上!”

会后,在庆功宴席上,革命老人续范亭兴奋不已,当即赋诗一首赞道:“王震将军不会飞,八千子弟两条腿。天罗地网都突破,万里长征百战归。”

此评论不代表本站观点大家说

频道推荐

娱乐推荐

热点新闻

湖南疾控:涉事批次疫苗未入我省

针对湖南民众普遍关心的疫苗问题,湖南省疾控中心今日进行了回应,指出涉事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