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下载类型

当前位置:益阳广播电视在线 > 新闻 > 历史

毛泽东指挥红军巧渡金沙江借鉴过哪个《三国》故事?

2018-04-27 11:12:47 [来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作者:张朝满] [责编:曾佳]

[访问:1]

核心提示:想当年三国时期,诸葛亮南征,3月从成都出发,5月渡泸,深入不毛之地。泸水就是现在的金沙江,马岱过泸水的2000人,中水毒就死了1500人。真是历史的巧合。我们也是5月渡泸水,但是我们要做到不死一人一马,否则,我们怎样向历史作出交代呢!

本文摘自:中国共产党新闻网,作者:张朝满口述 刘邦琨执笔,原题:《毛主席在金沙江畔——访老船工张朝满》

1935年3月下旬,长征中的红一方面军在四渡赤水、南渡乌江后,决定取道云南北上四川。红军接连调虎离山,对贵阳、昆明虚晃一枪后,于5月初到达金沙江边。此时蒋介石才如梦方醒,急忙调集军队围追堵截。金沙江波涛汹涌,涛声惊天动地,两岸群山陡峭,高耸入云,自古便是天险,蒋介石试图利用金沙江围困并消灭红军。危急之时,川滇37名船工鼎力相助,协助红军抢渡金沙江。由此,红军跳出了几十万敌人的重重包围,把敌人远远地抛在了金沙江以南。前些年,我们来到金沙江边,拜访了当年帮助中央红军抢渡金沙江的现已90多岁的老船工张朝满老人。访谈中,我们了解到老船工们帮助红军抢渡金沙江的历史细节,今整理出来,以缅怀老船工们和红军前辈们为中国革命胜利立下的历史功勋。

送红军船工来到皎平渡过大江两岸红军真忙碌

1935年5月3日(阴历四月初一)凌晨一点钟左右,我大哥张朝寿领着4名红军战士到我家来,动员我去金沙江皎平渡渡红军过江,我一口答应下来。这时,大哥根据红军渡江司令部的安排,去川滇两岸继续找船工。此前,他已经找了我的另一位堂哥张朝连,两个哥哥和老船工殷梦之昨夜已经成功地将红军先头部队前卫连的官兵送过江去,消灭了对岸的国民党厘金局和民团江防中队,同时还夺取了川康边防军驻守在渡口的一个连的正规军阵地,俘虏了大部分敌人,控制了对岸的渡口。

当我在一名红军战士的带领下来到皎平渡口时,见渡口已经有许许多多的红军将士了,他们排着队等待上船,秩序井然,而张朝连和殷梦之正摇着渡船,趁着夜色,劈波斩浪,向金沙江北岸划去。

这时,一位戴眼镜的红军首长走上前来,握着我的手,操着四川口音向我表示感谢。后来我才知道,这位红军首长就是刘伯承将军。他向我简单地讲述了渡江的要求后,就安排我摇船渡红军过江。我立即按要求上了一条空木船。这是我的两位大哥在金沙江里帮红军捞起的被土司金汉利和当地富绅金汉瑶废弃的两条破船中的一条,经过两位大哥和红军的塞堵船缝,勉强可以使用了。当时没有东西塞堵船缝,就到附近的日用商店买来了33卷布匹撕成布条塞堵船缝。

随后,一队红军在首长的安排下,依次上船。他们静静地坐在木船内,一手抱住枪,一手紧抓船舷。其中有一位红军干部指挥着船上的行动,他还命令3名懂驾船技术的红军与我一起摇橹。随着船橹的摇动,渡船向金沙江北岸驶去。我们小心绕开暗礁,避开游涡。这时,金沙江水迎着狂风卷起巨浪,拍击着船身,船工和红军将士身上都被溅湿了。快到江心时,危险随之加剧,风浪一会儿将木船抛上浪尖,一会儿将木船摔入低谷,木船在金沙江中打着旋转,一不小心就有翻船的危险,倘如遇到暗礁,更是会船毁人亡。好在我是金沙江里的船工,熟悉江里的情况。我们努力控制着船的平衡和方向,聚精会神地摇橹驾船,用我们长期在金沙江浪涛里搏击的本领和丰富的经验,战胜金沙江的惊涛骇浪、暗礁急流,避开游涡狂澜。经过半小时的艰难摇渡,我终于将第一船的红军渡到北岸。

此时,金沙江北岸火光通明,几堆柴禾燃起熊熊大火,为渡江的船只照亮行程,旁边还有好几名红军炊事员正在烧锅做饭。当我们的船到达北岸的时候,隐隐约约地看见已经有许多红军将士在岸边及山下山腰站岗,还有不少红军战士跑上跑下地忙碌着,一些人在北岸的岩洞里外布置红军首长休息场地。大家紧张地忙碌着,找物资设备,架线摆设电话,还有的红军正在利用机器发电照明和收发电报,机器发出奇怪的声响,这些都是我从来没有见到过的。

一些首长也陆续来到北岸各处察看地形,商量事情,研究方案,布置渡江后的工作,身后的警卫人员机警地注视着四周,随时准备处置突发事变,全力保卫首长的安全。

乘坐我这条渡船过江的红军将士依次上岸后,在渡江司令部的安排下,各自去完成自己的任务去了。我又继续驾船回南岸去摇渡接红军过江。期间,我大哥请来的周德安、夏二糖匠等几名船工也陆续加入摇渡的行列。

当天,4只木渡船在金沙江上来回穿梭,我们10名船工将红军先头部队将士陆陆续续送过金沙江,来到金沙江北岸的四川境内。

黎明时毛主席兴致勃勃渡过金沙江听汇报发指示慰劳摇渡众船工

次日拂晓,天色微明,江上吹着飒飒凉风。这时毛主席由韦国清等陪同,来到金沙江边,乘船渡江。上船后,透过黎明的微亮光芒,毛主席看见金沙江水急浪高,奔腾在峰峦挺拔的黛色山体的怀抱里。而船工摇橹驾船的技术非常好,很平稳地渡到了北岸。毛主席很满意。在下船前,他紧紧握住老船工的手,说:“谢谢您,老人家,是你们船工帮了我们红军的大忙啊!”

当时摇渡毛主席过金沙江的是老船工殷梦之。后来有人说是我大哥张朝寿送毛主席过金沙江的,实际上不是,当时我大哥正在金沙江两岸帮红军找船工。我摇渡的船在毛主席乘坐的渡船的后面,相隔不远,毛主席在渡船上的情况,我看得清清楚楚。

当时,红军将士的心情特别好,我们船工的心情同样特别好。我看见毛主席春风满面,江风撩拨着他的头发,他下船后,与等待在岸边的大胡子红军首长(后来知道是周恩来副主席)等人一一握手,我还看见毛主席与刘伯承握手,说:“蒋介石妄想将红军围困在金沙江边聚而歼之的计划彻底破产了。金沙江自古是天险,但是它在我们红军面前,不是天险是通途。金沙江怎么能挡住我们红军中的刘伯承这条龙呢!龙遇大江如虎添翼,自由自在,任意驰骋。我们是龙腾大江渡金沙,艰难险阻踩脚下,我们红军就是千万条腾飞的巨龙,任何艰难险阻都阻挡不住我们红军前进的步伐!”

毛主席的声音如同洪钟般鸣响在金沙江上空,久久地回响着。人们听到毛主席铿锵有力的话语,都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

接着,刘伯承又向毛主席汇报了夺取渡口的情况。刘伯承说:我们在船工张朝寿、张朝连的帮助下找到了两条破船,刚修补好时,对岸划过来一条渡船,是土司金利汉鸦片瘾发了,派船夫殷梦之到云南那边去找鸦片和接早上派过江去的探子回去的。经过教育,殷梦之愿意为红军摇渡,刚才为主席摇渡过江的那位老船工就是殷梦之。在殷梦之的帮助下,我们在金沙江北岸,找到了金利汉隐藏的一条小木船。我们总共就有4条船了,我们派先遣部队夺取了对岸的厘金局、民团江防中队,驻守渡口的川康边防军一个连,俘获了100多敌人,缴获了一批物资。但现在仅凭几条船,在急流中往返一次需要大约一个小时,而且每昼夜只能渡1000余人过江,如果照这个速度,全军需要一个月才能渡完。

后来,张朝寿还找了10名船工。现在渡江的速度加快了,但是要把红军全从皎平渡渡过金沙江,船和船工都显得太少了,我们正在想办法找船和船工,保证红军都安全渡江。为了渡口的安全,我们已经派了前卫连去十五里外警戒。刘伯承汇报说。

毛主席听后,很高兴地说:很好呀!我们的总参谋长,不愧为军中蛟龙。逢山劈道,遇水开路。接着,毛主席指示:伯承,再派些部队去攻打通安州和会理县城,必须攻下来,才能保证渡口的安全。关于俘虏,他们都是穷苦人,他们是受国民党欺骗当的兵,我们俘虏了他们,要进行教育和改造,使之接受我们共产党的主张,将其转变成红军战士,然后编入红军部队里去,为我们服务。

毛主席转向金沙江,指着我们这些船工,说:“船工帮了我们的大忙,很辛苦,我们应该杀猪宰羊慰劳他们,还应给他们多发工钱。他们都是穷苦人,在中国革命最关键的时候帮助我们,的确不容易呀!”

刘伯承回答道:“好,马上照办。”

毛主席同时还给刘伯承下达了死命令:“为了尽快将红军渡过江去,我们必须做到白天黑夜划船渡江,人歇船不歇,船工轮流摇渡,伙食办好些,红军一天吃2顿饭,船工一天吃6顿饭,顿顿都要有肉,让船工加班加点地渡红军过江。但是,仅凭几条木船和十几名船工是远远不够用的,还必须架设浮桥,一定要抢在敌人追兵赶到之前,把红军渡完。”

这时,金沙江北岸的中武山山峰已经揭去了乳白色的薄纱,露出冈峦绝壁的躯体,蓦然,一轮红日升上东方的山巅,光芒四射,气温开始上升,许多人纷纷脱掉身上的棉衣,只穿着单衣。

阳光照映在江边的沙滩上,闪烁着金黄的颜色,金沙江霎时变得美丽无比。面对眼前的一切,毛主席深情地说:“金沙江呀金沙江,不仅水是金色的,就是沙滩也是金色的,金沙江是黄金,是中国的宝贝,是我们中华儿女的财富,等我们共产党打倒了反动派,把日本鬼子赶出中国去了,我们一定要好好开发金沙江,建设金沙江,用金沙江造福我们的子孙后代。”

这时,一群红军战士来到江边,用双手捧水洗脸,他们说说笑笑,还有战士用随身带的水壶,在江里舀起了江水,仰头喝了个痛快。毛主席见了,也走到江边,把手伸进水里,先是洗了洗手,接着,双手捧起金沙江水,喝了一口。之后,他用衣袖抹了抹嘴上的水,笑盈盈地说:金沙江水甜啊。刘伯承微笑着点头称是。

接着,毛主席站起身来,与刘伯承一起顺着江边缓步而行,他伸了伸手臂,做了做扩展运动,再次深深地呼吸了几口新鲜空气,与刘伯承边走边谈。

毛主席江边岩洞运筹帷幄忙工作警卫员思虑不周虚心接受教育

这时,又一位操四川口音的红军首长过江来了。他的年龄稍比毛主席长一些,腰间扎着皮带,别着手枪,枪上的红缨特别耀眼。毛主席和周副主席分别称他为老伙计朱德和我们的总司令。我才知道,他就是红军中大名鼎鼎的总司令朱德。

朱总司令一见毛主席的警卫员,首先问他:安排主席在哪里休息?

警卫员指着西边方向的第一个岩洞。朱德来到洞口见里面很潮润,又闷热,很不好意思地对毛主席说:“主席千辛万苦来到四川,我们却连房子也没有给找到,很不好意思。”

毛主席走了过来,说:“总司令,我看这里就不错,可以俯视金沙江,还可以看到对岸部队行军和渡江的情况。好了,总司令来了,我们大家一起商量全军迅速抢渡、过江的问题吧!敌人重兵追得急,赶时间啊!”

毛主席先向朱德介绍说:“刘伯承一过江就草拟了一个《渡江守则》。我看很不错,大家还可以在此基础上增加几条,一定要确保渡江迅速、安全,如果几万人靠几条小船抢渡,人马拥挤,一不小心,木船翻沉了,红军战士损失了,渡河时间就延长了。想当年三国时期,诸葛亮南征,3月从成都出发,5月渡泸,深入不毛之地。泸水就是现在的金沙江,马岱过泸水的2000人,中水毒就死了1500人。真是历史的巧合。我们也是5月渡泸水,但是我们要做到不死一人一马,否则,我们怎样向历史作出交代呢!”

恰在这时,有名战士来报告:张朝寿又为我们找到了18名船工。毛主席很高兴,他和刘伯承计算了一下,如果船工增加到37人,真正做到人歇船不歇,一天一夜就可以渡接近一万人过江。在原来的计划中,要红一军团从龙街渡过江,红三军团从洪门渡过江,但不知道这两路红军过江是否有困难,他们架起浮桥了吗?于是,毛主席把刘伯承找到了几条船,一天可渡多少人的情况告诉了朱德,请朱德根据情况及时做好安排。朱德立即来到电报机旁,指示无线电通讯人员电告红一、三军团:“皎平渡有船6只,每日夜能渡1万人,军委纵队5日可渡完。”

一切安排停当以后,周恩来、朱德随着刘伯承往渡口东面的岩洞走去。

在给毛主席安排休息的岩洞里,警卫员早已为他搭好了铺。洞里太潮湿,附近是高山荒岭,树木难找,根本就没有人家,找不到木板,更找不到稻草。警卫员便找到了一块比较干的地方,铺上了从江西带来的油布,把毯子放在油布上,以便能让毛主席好好休息,一切准备就绪,警卫员就去烧开水去了。

毛主席走进洞中,看见周围的布置情况,忙问:“办公的地方呢?”警卫员随口说了一句:“黄秘书还没有来,这里连张小桌子都找不到,您先喝点水吧!”毛主席像没有听见似的,向前迈了一步,用严肃但又温和的语调说:“现在最重要的是工作。吃饭、喝水都是小事。江对面还有几万红军没有过江呢!”

警卫员一见毛主席生气了,不好意思再说什么了,他呆呆地站着。毛主席向前走了几步,指了指自己的头脑,说:“动动脑筋,想想办法嘛!先去找块木板就行!”

停了一会儿,毛主席的气消了一些,他看见装文件的箱子放在一边,就把两个铁皮箱子搬到一起,拼起来当简易的办公桌使用。

没过多久,警卫员找来了木板,见此情景便立即上前将木板放在上面,摆上办公用品,并由电话员安装了好几部电话机。转眼功夫,电话机就响了起来,毛主席拿起电话,对红军各部队过江问题逐一作了安排后,对警卫员说:“你跟我这么多年了,难道不知道工作的重要?以后每到一个地方,最重要的是把办公的地方搞好,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是工作。”

接着,毛主席打开前几天缴获的川滇黔军事地图,仔细地研究起地图来。

岩洞外面却是另一番情景,红军一边继续用渡船渡江,一边试图搭建浮桥,加快渡江速度。

在金沙江两岸,有许多红军在准备竹子和树木,人群来来往往川流不息,抬木料,运竹子,送木板,砍的砍,钉的钉,叮叮当当地干得热火朝天。到中午太阳当顶时,竹排和木筏扎好了,由船工和懂水性的红军试渡,前面还有渡船牵引。但由于金沙江风急浪高,漩涡多,暗礁多,试渡失败了。刘伯承下令:不再搭建浮桥,立即毁掉已扎好的竹排木筏,同时找到船工希望能想办法再找几条渡船。在5月5日凌晨,由船工李有才和李正芳当向导,带领12名红军战士去上游的鲁车渡找回了两条大渡船,还找回了康坤、姚万成两名船工。中午,当人和船一起到达皎平渡时,人们一片欢呼。

摇渡船送亲人多次见到领袖毛主席得优待战恶浪帮助红军抢渡金沙江

总共有了6条渡船、37名船工轮流送几万红军过江,速度明显加快了,刘伯承很高兴,毛主席、周副主席也很高兴。

就这样,我一次又一次摇船渡红军将士过江。有一次,我摇橹快到北岸时,看见毛主席、周副主席、朱总司令、张闻天等中央领导人在金沙江边的岩洞外,走走停停。他们一会儿举目远眺,一会儿凝神地看着水流湍急的金沙江水。

金沙江两岸车水马龙,人来人往。北岸的骑兵,飞驰而来,马蹄击起地上尘土飞舞,通讯兵向毛主席、周副主席、朱总司令他们汇报着什么重要情报。

南岸,一群骑兵跃马而去,身后顿时卷起滚滚尘土,形势骤然紧张起来。红军将士人人神情严肃,我们船工猜测,可能遇到什么危险了,必须抓紧时间渡江。后来得知是敌人快要追上来了,部队赶去阻击敌人。

一会儿,只见毛主席站在金沙江畔,眉毛紧锁,双手叉在腰间,面对滔滔的金沙江水,好像在思考什么重大的事情。后来听说,红军先头部队夺取北边20公里外的通安州遇到了困难,红军与赶来增援的数倍于己的敌人进行着激烈的争夺战,战斗打得很苦,始终未能攻下通安州。毛主席很着急,他正在思考着派兵增援红军先头部队战胜川敌,夺取通安州的妙计良策。

在帮红军渡江期间,我们几个船工每摇2小时渡船,都会在渡江司令部的安排下,到岸边的炊事班所在地去喝水、吃饭或者休息一会儿,每天可以吃6顿饭,每顿饭都有足够的肉。许多时候,吃饭都有刘伯承陪着,他同我们拉家常,摆龙门阵,宣传共产党的政策和红军的纪律,有时还展望革命成功的美好前景。吃饭后,刘伯承等红军首长还要同我们谈心,交流思想,鼓舞我们的信心,帮助我们解决困难。我们摇船送红军过江,每人每天还可以拿到5元大洋,外加4两烟叶,报酬十分优厚,我们从来没有得到过这么优厚的报酬,自然满心欢喜。特别让我们感动的是,我们船工每天每顿都有肉吃,而红军只能吃一点稀粥和蔬菜。我们心里实在有些过意不去。

刘伯承笑着说:“毛主席指示我们,一定要把船工的伙食办好,每天6顿饭,每顿必须有肉。毛主席说,船工出的力气大,辛苦,不吃好点就没有力气摇船。我们红军长期锻炼,身体经受得住。长期的征战生活,早已适应了。即使红军天天吃野菜,吃粗粮,也没有什么不好,这么多年来,我们红军都习惯了。”

当时,我们根本就不知道自己摇船帮红军渡过金沙江是完成了一件令世界震惊的壮举,虽然见到这么多的红军,我们很兴奋,但是我们心中还是有些害怕,担心红军走后,金土司和还乡团来找我们的麻烦。红军将士看出了我们的心思,动员我们参加红军,但我们因为种种原因没有参加红军,红军就教我们一些躲避敌人的方法,要我们对革命充满信心。

毛主席挥手告别踏上艰险北上路船工们加紧摇船完成任务送红军

在红军精神鼓舞下,我们船工摇船的信心更足,我们继续摇橹渡江,绕暗礁,避漩涡,战风浪,夜以继日送红军抢渡金沙江。在我们送过江的红军中,有不少是十五六岁的娃娃兵,还有一二十岁的女兵,他们个个英姿飒爽,精神抖擞,意气风发,一路说说笑笑歌声不断。我们感到奇怪的是在后来过江的红军队伍中,居然还有一位说话叽里呱啦的外国人。

在摇渡过程中,金沙江两岸时常有宣传队的战士在江畔唱歌或者朗诵歌谣,鼓舞红军的士气,气氛十分热烈。

5月7日凌晨,我们这一组船工摇完渡船,刚好上岸准备休息,对岸传来急促跑步声,我们回头望望,隐隐约约看见从上游的岸边跑步过来许多的红军,他们按照安排依次上船,我们知道是另一路红军来渡江了。

原来,红一军团在龙街架设浮桥失败,形势十分危急。为了保证红一军团也能尽快甩掉敌人,渡过金沙江,5月5日,毛主席、朱总司令电令一军团“务必不顾疲劳,于7日兼程赶到皎平渡,8日黄昏前渡江完毕,否则有被隔断的危险”。

此时,北岸的毛主席、周副主席、朱总司令等红军领导人都焦急地等待在北岸边的下船处,当对岸的红军过来时,毛主席迎上前去,分别握住一位湖北口音和一位四川口音的首长的手,说:“你们过来了,我就放心了。”

接着,两位首长向毛主席等领导人介绍了他们在龙街渡江失败的情况:5月4日,我们经过两天急行军,进抵指定渡江地点龙街。由于龙街没有船,江面很宽,水流湍急,又有敌机低飞骚扰,我们红一军团用竹筏搭建浮桥,才搭了一半就被江水冲走了。正在着急的时候,我们接到毛主席的来电,立即烧毁江边已经准备好的竹筏木排等,集合队伍立即向皎平渡赶路,虽然山高路滑,石头绊脚,但是,我们发扬连续作战的革命精神,不顾疲劳,昼夜兼程,终于按时到达皎平渡。

这天上午,天空格外晴朗,毛主席穿着灰色军装,在警卫员的护卫下,迎着太阳的光辉走出岩洞,在金沙江度过三天三夜难忘的日子后,他要北上离开皎平渡了。

临行时,毛主席和其他中央领导人,在江边眺望远山和波浪滔天的金沙江水,思绪万千。他停留了许久,我不知道他的心思是在酝酿新的诗作,还是在嘲笑蒋介石的无能。当我们船工摇船渡红军到达北岸时,毛主席见到我们,便微笑着向我们招手致意。我们也激动地向毛主席招手。

毛主席向我们招手后,转身向高山小路大步走去,身前身后,有许多红军,与他一起前进。

我们都清楚地知道,毛主席那是在向我们告别。我心中仿佛充满了力量,立即挥桨摇橹,渡船迅速向南岸划去,虽然赤膊挥臂,汗流浃背,但是丝毫不感觉累和热,继续渡红军将士过江,去努力完成毛主席给我们船工的伟大任务。经过9天9夜的摇船,我们终于将3万红军全部送过了金沙江,完成了毛主席交给我们的光荣任务。

此评论不代表本站观点大家说

频道推荐

娱乐推荐

热点新闻

湖南疾控:涉事批次疫苗未入我省

针对湖南民众普遍关心的疫苗问题,湖南省疾控中心今日进行了回应,指出涉事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