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下载类型

当前位置:益阳广播电视在线 > 新闻 > 历史

《北平以北》告诉你:南有南京大屠杀北有千里无人区

2018-01-07 10:47:04 [来源:自腾讯新闻客户端自媒体] [责编:网站管理员]

[访问:1]

核心提示:今天,12月13日,国旗为30万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而降!  告诉你,何止30万?  南有南京大屠杀,北有千里...

 今天,12月13日,国旗为30万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而降!

  告诉你,何止30万?

  南有南京大屠杀,北有千里“无人区”。

  日本侵略者在南京实施大屠杀震惊中外,但在长城线上残酷制造“无人区”的惨景,人们却知之甚少。140万手无寸铁的中国民众,6年间在“人圈”中受着非人的折磨。

  从1939年至1945年,侵华日军为巩固其对伪满洲国的占领,切断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与人民群众的联系,在长城沿线一带通过“集家并村”“扫荡”“三光政策”的手段将群众驱赶到所谓的“集团部落”,从而建立起东起山海关以西的九门口,西至赤城县的老丈坝,北自宁城、围场一带,南到迁安、遵化一线长约1000公里,宽约30公里至250公里的“无住禁作地带”。这就是骇人听闻的长城沿线千里“无人区”。

  据河北省党史资料研究:35万群众惨死在敌人的屠刀之下。

  1942年初,日本人强迫延庆汉家川、大庄科和小庄科等村的老百姓拆掉自家房屋,到邻家大村修围子(老百姓称为“人圈”)。当时比较大的围子就是汉家川村,它包括水泉沟、杨树沟、暖水面等十多个自然村,共计13个“人圈”,强迫附近村庄的群众,搬进“人圈”,并拆毁“人圈”附近的村庄。村子里不准再有人家,不准种庄稼,不准打柴、放牧、若有人出去“无住禁作地带”,则“格杀勿论”。汉家川因此成了侵华日军推行“无人区”计划的重灾区。

  “人圈”的周围是一道厚厚的城墙,里边驻扎着日军,四周有炮楼。被赶进“人圈”的老百姓,在日军残暴的殖民统治下,生活处境极其悲惨。他们终日受到严密监视,没有任何行动自由。男人每天都要被迫出外去为敌人种地,上午10时出去,下午4时返回,生病也不能例外,回来晚了要处罚,如借机逃跑则杀其在“人圈”内的亲属。青壮年全部被编入所谓的“团员队”,发给火枪、棍棒,每天种地之余强迫接受军事训练,夜里必须站岗巡逻。妇女的处境更惨,长期不许出门,每天都要被迫服役干活,还经常遭受凌辱。日军以“防八路”为借口,命令各家日夜不得关门,鬼子汉奸经常随意闯入民宅,受害者及其亲属泪往肚里咽,敢怒不敢言,稍有反抗就会招来杀身之祸。“人圈”里实行所谓“米谷统治,碾磨封锁”,一切粮食果品统归大仓,严禁百姓私留和买卖,否则即以“经济犯”、“国事犯”等罪名加以处罚。日军规定每人每年配给少量混合面、一盒火柴、半斤盐、3尺布,经过敌人层层克扣,到百姓手里所剩无几。衣不蔽体的妇女只好把碎布拼成一件坎肩似的东西来遮体,有的在屋里挖一个类似水桶的地洞,来人就蹲在坑里,百姓称为“遮羞洞”。

  电影《北平以北》告诉你:

  1941年,日伪军先后在平北制造的延庆西羊坊惨案、密云孟思郎峪惨案、密云六寡妇村惨案,被列入日军在北京地区犯下的反人类罪十大惨案。在平北抗日根据地,日伪军用不同方式制造的各种大小惨案数不胜数。

  西羊坊惨案

  1941年11月4日,侵略军纠集伪蒙疆骑兵三大队,特务队,伪政府人员和警察一、二、三中队800多人,以清剿我游击队为名,连夜包围了西羊坊,次日凌晨,鬼子进村挨家挨户搜查,把村里400多人赶到村南的大场上,把老人、妇女、青壮年男人分为三排,又从中挑出27名青壮年,其中的李永来见势不妙 ,悄悄逃跑,侵略军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架起机枪,端着刺刀,杀气腾腾地对着无辜的百姓,日本军官挥舞着东洋大刀嗷嗷地吼叫,要人们说出谁是共产党,谁是游击队员。乡亲们个个怒火满腔,没有一个吭声的,日军官暴跳如雷,一声令下鬼子把全村的房子点燃,顿时全村成了一片火海。

  中午时分,敌人把26名青壮年用绳子绑着双臂,连成一串押解到县城。途中有一名青年逃跑,到日伪政府大场又有一名青年争脱逃跑,其余24名被敌人关进监狱,在狱中敌人严刑拷打了他们九天,逼问八路军游击队的情况。敌人用棍棒打,香火烫,开水浇,铁条烙,他们受尽了酷刑被折磨得遍体鳞伤,但是没有一人开口。

  11月13日(农历九月二十五日),敌人把两名少年留在监狱继续关押,将其余的二十二人押到康庄刑场上,把他们反绑在木桩上,架起机枪打人头靶,十名乡亲惨遭杀害。接着放进十多条狼狗,反复撕咬活着的十二名无辜百姓,敌人围在四周“观赏取乐”。这些畜生啃腿、咬肚、撕脸。第一个被咬的是白留满,他疼痛难忍,惨叫着喊他爹去救,他爹也被关在铁丝网内,眼看着亲骨肉被活活咬死,没有任何办法。不一会,惨叫声连成一片,有的被咬开胸膛,有的被撕掉脸上的肉,惨不忍睹。在阵阵惨叫声中,这些乡亲一个个倒在模糊的血泊里,连尸首也没有领回来。这22名被害群众是:

  白留满 白长景 白长庆 白长发 白长雨 白长玉 白长根

  白长林 白元华 白红元 白万杨 白老雨 白志写 李三根

  白小四 李六全 李 所 朱小扁 陈德绪 陈德红 马全柱

  马九所

  延庆狱里继续关押的那两名少年,于9月27日取保放回。这次惨案,我22名乡亲无辜牺牲,白氏老太太一家死了三口人,是她老伴、哥哥和儿子。敌人烧毁房屋490多间,粮食约864石,猪约50头,抢走大牲畜无数。另外还有农具、木材家具、衣服等生活用具全部成了灰烬。整个西羊坊村成了一片焦土。人们有家不能归,除有四人留在村里,其他人有的投靠亲友,有的四处流浪,有的被迫卖掉自己的土地,流落他乡。全村共卖地三百多亩。有5户绝了后。

  龙烟铁矿惨案

  1937年到1944年,日军侵占了宣化龙烟铁矿和下花园煤矿。随后在近8年的时间里,日本强盗施尽种种血腥手段,不仅掠夺了大量铁矿砂和煤炭,还残害了数万中国矿工的生命。“万人坑”,一个充满血腥和恐怖的地方,埋葬的累累白骨就是日军侵华暴行颠扑不破的铁证。

  在日军蹂躏龙烟铁矿的八年中共死了多少劳工无人确切知道,只知道从外地一次抓来2000劳工,只过一个冬天,剩下不足200人。1945年上半年光庞家堡龙烟铁矿,即死8000余人。日本侵略者为了大肆掠夺矿产资源,采取“以人换矿”的“紧红”运动,置旷工的生命于不顾。在“紧红”日子里,每个旷工连续工作十七八个钟头不准出坑,否则将被活活打死。饥渴难忍的旷工只好偷喝坑下的红泥浆水。非人的待遇,使旷工们的身体孱弱不支,矽肺病、心脏病、肠胃病、关节炎等疾病折磨着劳工,有的劳工干着活,突然倒下,再也起不来。70岁的唐家堡镇碾儿沟村村民孙万玉说:“万人坑里的许多尸骨,都用铁丝捆绑在一起,”不管旷工是否还活着,凡是他们认为不能再干活的人,都被拉到碾盘山下的一个大坑里,扔一层,埋一层,尸骨越积越多,大坑渐渐填平,形成骇人听闻的“万人坑”。

  日军侵占龙烟铁矿期间,平均生产每千吨矿石,就要付出九个劳工的生命。还有的暴尸于荒野,几万尸体堆积的“肉丘坟”,不止一二。

  累累白骨仍在向世人倾诉着日军惨绝人寰的罪恶,也向世界展示侵华日军反人类暴行的又一铁证。

  勿忘国耻,振兴中华!

  (所有图片均来自电影《北平以北》)

此评论不代表本站观点大家说

图片内容

频道推荐

娱乐推荐

热点新闻

三部委合力开展旅游市场整治 重点整

国家旅游局宣布,从即日起至5月底,将联合公安部、国家工商总局在全国范围组织开